猪妖

请展开



文笔渣渣沙雕小写手,自娱自乐资深选手 漫威 哈利波特 mlp 哥谭
锤基锤/虫铁虫/虹林檎/暮光派/冬盾/德赫/双丑/丑蝠 还有一些什么官方cp
“猪妖大小姐的废纸篓”是我的tag,有时间就逛逛,
谢谢

【德哈】失眠了的德拉科除了研究怎么生发还会干什么

就很沙雕。

ooc一抓一大把。

-

德拉科失眠了。

-

白天哈利和善地微笑着递给他一杯棕黑色液体,温柔的说:“大郎,该吃药了……”

不对不对,说的是“这是我特意求赫敏给你熬的生发药水,喝完头发立刻就像斯内普一样,你快喝了吧。”

德拉科低头看着浓稠的棕黑色液体,怎么看怎么像屎汤,又闻了闻,有点儿苦,好像还有点儿熟悉。德拉科又抬头看看哈利,一双绿色的眼睛充满了鼓励与期待,德拉科只好“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惊!好香!

德拉科偷偷地咂咂嘴,忍不住后悔刚刚喝的太快,没仔细品一品这有些似曾相识的醇厚的香味,好香哦。

-

大约两堂课之后,德拉科猛然醒悟:那不是什么汤药!那是咖啡!还是特别浓的那种!

课堂上,众人只见德拉科突然一拍脑壳,随后(无声地)大喊大叫 手舞足蹈 两眼冒火 怒发冲冠 还差点儿把魔杖吃了。

-

德拉科的体质很有意思,平时有什么火急火燎一般的事儿他都能安然入睡,可是咖啡——甚至黑巧克力——会让他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睡不着觉的痛苦往往伴随着长痘、黑眼圈和脱发。

脱发。

没错,脱发。

-

德拉科睡不着觉,干脆坐在床上捡头发。一边捡一边掉。黑乎乎的夜里,就算是开灯了也没有多亮堂,这种环境中找头发几乎就是盲抓,所以掉的速度比捡的速度快。

德拉科一边瞎抓一边心想,怎么不早点儿把头发都收集起来,以后也许还能做个假发。

-

德拉科不捡头发了。

德拉科睡不着觉。

德拉科数到第1114只羊了。

德拉科想吃涮羊肉。

……

-

德拉科躺在床上,想波特。

波特的头发乱糟糟的,像一个粗劣的鸟窝堆在头顶,听说是像他的爸爸。波特的眼睛绿绿的,像一对儿宝石嵌在眼眶,听说是很像他的妈妈。

波特的爸爸妈妈肯定也很好看。

德拉科翻身下床,伸手抓起校袍披在身上,又带上了飞天扫帚,静悄悄地离开了。

-

德拉科骑着扫帚一路飞到哈利床边的窗户。他停在窗口,痴痴地想着自己真是踩着七彩祥云的英雄。

他把扫帚停在窗口,又打开了窗户,坐在窗台。

屋里暖融融的空气瞬间扑出来包裹了德拉科,他小心翼翼地转身准备迈进去,安静的环境中,海德薇突然“咕咕”叫了一声,吓得德拉科身形一晃,差点儿从塔楼上摔下去。

啧,死鸟。

-

德拉科终于进了窗户,他悄无声息的现在哈利床边,看着哈利睡觉。

被子有一半掉在地上,袜子一只在地上一只在枕头边,哈利一条腿露在外面,裤腿儿都卷了上去;而头发似乎比平时更蓬松了一些,乱七八糟堆在头上。

哈利真好看,德拉科真高兴。

哈利的爸爸应该头发也是这样的,黑色的,长长的,很不听话。哈利的妈妈应该会很温柔吧,有一双罕见的绿色眼睛……

德拉科正呆呆地想着,哈利突然猛一睁眼,紧接着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玩意儿啊啊啊”

德拉科也吓了一跳,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罗恩立刻被惊醒,不知所以然的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宿舍闹鬼了啊啊啊啊啊”

还没找到眼镜的哈利根本没看清是谁,忙乱地摸到了魔杖,大吼一声“通通石化!”

-

“这是…马尔福?”

罗恩揉揉眼睛,光着脚凑过来好奇地看着地上这一动不动的人。一头金发,脸色苍白,一张尖尖的脸,不是马尔福还能是谁?

“他怎么在这儿?”

“你问我我问谁?”

“算了扔出去吧”

“……不太好吧……”

——————————————————————————————

第二天一早德拉科是在自己的床上被发现的,穿着袍子表情惊恐,扫帚放在一边。

脸上被人贴了一张字条,熟悉的人一眼能看出来是哈利的笔迹,可惜斯莱特林的学生对哈利的笔迹并不熟悉。

“怎么头发少了好多?你昨晚来我床上干什么?

       ——署名,斯内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在写什么

最后的字条是哈利和罗恩的另一个恶作剧。

这几天开学,我和朋友 @氟西汀Fluoxetine 出去喝星巴壳,结果我回来以后一夜没睡着觉……我的体质注定了我不能喝咖啡……

谢谢你们能看到这里!!

谢谢喜欢!!

非常非常期待评论了!!

【德哈】就一些沙雕日常。

很碎很甜很沙雕很OOC。


-

有时候德拉科会偷偷到格兰芬多学院的桌子旁吃饭。

一个瘦高瘦高 脑门反光的斯莱特林坐在一众格兰芬多中有些显眼。罗恩和赫敏对此有些不满又无能为力——反正德拉科又不惹事儿,哈利开心就好。


一天中午他们坐在一起吃吃唠唠,气氛十分融洽,德拉科突然停下,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直勾勾地盯着哈利看,时间之长足以让罗恩震惊到呛了一口南瓜汁。然而哈利根本就没注意到,自顾自地大口吃着。

赫敏轻咳了一声,哈利茫然地抬头,看见德拉科深情地注视着他,明显已经很久了。

“……嗯?怎么了?看我干嘛?”

“你tm用的是我的餐具”


-

众所周知,他俩经常打架(调情)。

比如哈利误拿了德拉科的餐具这种事发生,德拉科自然会说:“你瞎了啊拿我的?”

哈利当然要说:“那你不告诉我一声?看我看得一身寒毛都竖起来了!”

“你拿了我的餐具还赖我?”

“那你态度好一点会死?”

屡见不鲜的罗赫二人平静如粥,依旧开开心心地吃饭甚至有说有笑。

德拉科猛一拍桌子,巨大的声响引来了大厅中所有人的注意,人们齐齐回头看见是德拉科,又齐齐转了回去:“哦,原来是他俩啊,见面不打都怪了”

哈利一言不发cua地站起来,撸起了袖子。

德拉科:“你有病啊?你有魔杖!像个麻瓜似的撸袖子是干啥啊?”

哈利依旧一言不发,阴着脸,跨过椅子大步向德拉科走去。

见到哈利把魔杖都还扔在桌子上,德拉科内心突然还有点儿害怕。

这孩子莫不是疯了?????


哈利几大步飞速上前,一把勾住德拉科的脖子。(德拉科内心:啊啊啊啊啊你别过来啊)

看戏的看戏,围观的围观,叫好的叫好。

哈利飞快抱住德拉科白皙的脸,啵唧一口。

众人:……啥玩意儿啊????


-

德拉科和哈利一起魔药课迟到。

斯内普:“啧,哈利你好,格兰芬多扣10分。”

哈利:“????还有没有天理了???”

所以哈利炸了坩埚作为泄愤。

斯内普:“炸的漂亮!格兰芬多扣10分。”

就在哈利忍不住想把坩埚里一坨子紫色的玩意儿扣在斯内普那一头油乎乎的头上时,一双骨节突出的手在后面掐住了哈利的手腕:“不想被关禁闭就别那样做”

哈利回头一看,德拉科眼神坚定的看着哈利,用口型小心翼翼地说着:“谨慎!”

哈利气呼呼地低下头,继续把一堆什么不知名的玩意儿往坩埚里倒。

就在他自暴自弃地随便抓起一团子诡异的植物(哈利:这可能是鼠尾草?算了随便吧扔里面就得了)就要扔到坩埚里时,这双苍白的手在哈利手背上狠狠地拍了一下:“拿回去!这什么玩意儿?”

哈利回头怒视德拉科,德拉科毫不畏惧地怒视哈利,低声说:“你那个脑壳子里都是巨怪的鼻屎吗?明明应该把这个放进去!”

德拉科张开另一只手,里面还是一些扭曲缠绕哈利看不出是什么的植物。

哈利:“你给我的这个和刚才我放进去的有什么差别?”

全程围观的赫敏:“……”

德拉科扶额叹息:“区别就是,你那个放进去会让坩埚再炸一次,我这个放进去就不会”

哈利:“……谢谢”


-

下课出去的路上,哈利想,或许德拉科也不完全是他之前想的那样混蛋。

正想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嘿波特!我带你去把脑袋里巨怪的鼻屎掏一掏吧!”

哈利内心:……他比之前想的更混蛋……


-

魁地奇马上开始,观众的兴奋已经感染了还没上场的德拉科,他一遍一遍的深呼吸,忍不住腹诽怎么一向无所畏惧的自己也会这么紧张——可能怕观众席中的哈利对自己失望吧。

正想着,哈利突然冲了过来,一把紧紧抱住德拉科。德拉科被这突然冒出来的惊喜吓蒙了,听着哈利比平时更快的心跳半天没缓过来。

终于,德拉科把哈利推开:“你干什么?吓我一跳!”

哈利吸了吸鼻涕,邪魅一笑:“没什么,我只是想把感冒传染给你。”


-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谢谢喜欢!非常期待评论了!


一个凄惨的童话故事(1)

幽深黑暗的森林那边有一座宫殿,宫殿里有一个稍微年老的管家,管家照顾的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小王子,小王子的名字叫做布鲁斯。

布鲁斯的父母已经死了,暗杀。宫殿里只有他和管家住在一起。深深的宫殿像一座孤岛坐落在森林那一端。

布鲁斯每天生活的很充实——和管家练习格斗,吃饭,想办法调查杀了父母的凶手……尽管如此,他偶尔还是会觉得无趣,再怎么说,他终究是个孩子啊。




幽深黑暗的森林这边有一个迷宫,迷宫里有一个年轻的助理,助理帮助的是一个聪明的恶龙,恶龙的名字叫杰罗麦。

杰罗麦的父母也死了,因为恶龙的父母还是恶龙,所以他们被勇士分别杀掉了。迷宫里只有他一个人住。深深的迷宫像一座监狱坐落在森林的这一端。

杰罗麦每天生活的很充实——建设森林,吃饭,监视骑士……他很少觉得无趣,直到发现了森林的另一端的王子。

恶龙天生有一股破坏欲,尤其是看见了美好而绚烂的东西。

杰罗麦想拥有布鲁斯,很想很想。他常常睡不着,就坐起来眺望森林的那边,宫殿亮着光,照亮了半个森林,也照亮了一只孤独的恶龙的心。



宫殿的外面有一个勇士,勇士名叫杰罗姆,杰罗姆热爱冒险,他守卫着森林和宫殿的秩序平衡,也觊觎着宫殿里的小王子。

杰罗姆想拥有布鲁斯,很想很想。他熬夜守卫城堡的时候,总是向王子望去——一次又一次。他多么想把王子偷出来,让王子加入他那危险又刺激的冒险,但是每当看到王子熟睡的样子,他就有一种自己的钱财还稳稳当当地锁在保险箱里的安心感。所以他只是站在宫殿的门口,用口型说着:“晚安,布鲁斯,我的珍宝”。



杰罗姆渴望布鲁斯。它开始筹划着把王子从宫殿里偷出来。“把布鲁斯从宫殿带出来”“把布鲁斯从宫殿里带出来”这个念头在杰罗姆脑中盘旋不去。终于,一天晚上,他推开了宫殿金碧辉煌的大门,走向了里面的王子。

“王子,请和我一起去森林里冒险吧!”杰罗姆说。他拿出明晃晃的刀子,轻轻地抵在王子那粉色的,娇嫩的喉咙上。

“好的”布鲁斯说。

完美的计划刚实施了一步就达到了目的。布鲁斯乖巧地跟着勇士向森林走去。


【德哈】就一个小小小甜

德拉科病了。

原本就苍白的脸上更是没有一点血色,灰色的瞳孔空洞无神。​比平时更加瘦长的身子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时不时发出几声轻咳。

医院里呼啦啦一大堆人,无非是想讨好德拉科的一帮狐朋狗友。克拉布和高尔都不在,潘西–帕金森也没来。德拉科慢慢的转过去,面冲着窗户,暗自感叹自己真是没人疼没人爱的可怜孩子。

屋里仍旧吵吵嚷嚷,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直到一声大吼:“病人需要休息!都给我出去!”脚步声和嘁嘁喳喳的讨论声才渐渐小了下去。

德拉科面冲着屋外暖洋洋的阳光,闭上眼感受着金色的温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德拉科!德拉科!”

“……嗯?”

“德拉科!德拉科!你又在发烧!快醒醒!”

“……哦…”德拉科晕乎乎的转身,隐隐约约看见一头乱糟糟的黑发和一双绿色的眼睛,反应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哈利。德拉科想坐起来问他为什么来。却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只好继续躺在床上病恹恹的哼哼。

“来,喝口水。”哈利小心翼翼地托着德拉科的头,轻轻扶他起来喝了点水。不料德拉科立刻剧烈地咳嗽起来,哈利连忙放下水杯,在德拉科后背上拍打着,还止不住地埋怨:“你说你能不能小心一点!喝水那么着急干什么?”

德拉科终于止住了咳嗽,抬起蒙着一层水雾的眼睛看着哈利:“你来干什么?我自己也没事的!”

哈利又倒了一杯水放在一边晾着,随意地坐在德拉科床边:“拜托!我堂堂救世主要来照顾你!还需要理由吗?”

德拉科躺回床上,逆着光看着哈利,明朗的笑容,额头若隐若现的疤。多么青春的男孩,怎么偏偏命运是让他失去了父母。德拉科忍不住走神,想着自己在家里每天受着父母的溺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躺在病床上仰视着哈利,只一心想着要报答他的好。他伸出苍白的手用力捏了一把哈利的脸:“我才不要你做救世主,我只想让你做我的小公主。”

【德哈】沙了吧雕的相处日常

就很沙雕。


-


月亮莹莹地照着霍格沃茨的城堡,塔楼里,哈利早就收拾好了准备睡觉,甚至被子都已经掀开了。海德薇突然从窗口飞来丢下一根纸条。

“想你,老地方见。”

署名德拉科 马尔福。


哈利左思右想,终究是披着隐身衣溜了出去,直奔二楼女舆洗室。果然,德拉科已经在等他了。


哈利现在原地安静地等了一会儿,德拉科依旧随意地靠着墙,一副无奈又急切的表情。时不时抬手把已经有点遮住他那双灰色眼睛的金色头发捋到一边。


哈利很烦躁:这么晚把他叫出来又什么都不说,这是干什么!又突然想到,他还穿着隐身衣呢!他赶紧大声说:“嘿!我到了!这么晚了你叫我干什么!”


德拉科一愣:“怎么是穿着隐身衣嘛?我想见你!你能不能把隐身衣脱了?”


哈利没出声,他在隐身衣下只穿了宽松的睡衣,他才不想被德拉科看到只穿了睡衣:“喂!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


德拉科站起来,一步一步向哈利的声音的来源靠近,脸上挂着一点若有若无的笑容:“你横什么?就想抱你一下,不重要?”


该死的德拉科,明明是一句情话被他说得这么欠揍。哈利不出声,偷偷绕到德拉科的左边去,偷笑着看德拉科扑了个空。


看着德拉科一脸的势在必得突然变成茫然无措,哈利忍不住蹲在地上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德拉科你像个傻子”


德拉科回头。看着声音的来源却只能看见一团空气“我是挺像个傻子,被人看见对着空气说话”


“这儿没人能看见你对着空气说话”


“……哦”


话音未落,桃金娘猛地窜出来:“我不是人吗??你是不是从来没把我当人看?”说完,她哭号起来,声音尖锐闹腾。哈利等了一下,看她什么时候停下,她却越来越起劲似的,一直哭个没完。


德拉科听着桃金娘的哭号,越来越烦躁,终于忍不住埋怨道:“都怪你!把她引过来干什么?”


哈利为了德拉科能清楚地听见他的声音,只好大吼:“什么叫我把她引来的?”


就在这时,德拉科突然起身,向着吼声猛地一扑,一把抱住哈利。


哈利正随意地站在原地感受着“自己能看见德拉科但是没人能看见自己”的快感,突然被人抱住,暖融融的触感环绕全身,他大惊失色挣扎了起来:“德拉科!你个老烦人精!你干什么!你吓我一跳!你离我这么近实在太热了!你松手!”


德拉科开开心心地抱着哈利:“我不!我就要抱你!”


哈利挣扎了半天,一点儿用都没有,突然心生一计,

他猛地蹲下,德拉科的手臂变成了一个空空的圆,哈利躲着向前爬了几步,又了站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出来了。”


德拉科圆形的手臂环着隐身衣一脸茫然。看着面前稍微比他矮一点的哈利,黑色的头发乱七八糟地支棱着,脸上挂着猖狂的笑容。


哈利正叉腰仰天大笑,感叹自己怎么就这么聪明,没注意到德拉科也心生一计突然把隐身衣穿上,高个子的金发少年瞬间在哈利眼前消失,哈利只能听见他欠揍的大叫:“来呀小哈我们玩捉迷藏啊!”


哈利:……???


德拉科的声音在转圈跳跃:“来呀!快活呀!来呀!抓我呀!来呀!造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抓不到我吧!”


哈利听着德拉科魔性的3d环绕音在耳边萦绕,气的捶胸顿足又无可奈何。插着腰在原地站了半天,德拉科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最终翻了个白眼拔腿就走。

声音突然停止,哈利听到脚步声向他大步靠近。哈利掐准时机猛一回头,却突然被德拉科用隐身衣包了进去。


在隐身衣的覆盖下,身上都暖乎乎的,哈利眼前有点暗,但还是隐约能看到德拉科阴谋得逞的得意笑容,哈利还没反应过来,额头突然一片清凉——德拉科 在他的额头 轻轻地 亲了一口?!哈利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似乎都并不知道德拉科已经钻出隐身衣,得意地大笑着离开了。


-


玩游戏


哈利开头:“你是秃头!”


德拉科飞快跟了一句:“当然了!你是小矮人!”


哈利不甘示弱:“当然了!你是巨怪的鼻屎!”


德拉科咬了咬牙:“当然了!你这辈子魔药都不会及格了!”


哈利灵光一现:“当然了!你个白鼬!”


德拉科思索之后:“当然了!你臭大粪!”


哈利拍桌大吼:“当然了!你别逼我”


德拉科站了起来:“当然了!谁怕你!”


哈利突然露出坏笑:“当然了!其实我才是上面那个!”


“当……???”


哈利后来为此付出了一些代价。

(自然是你们脑中的马赛克了。)





【德哈】【罗赫】圣诞节的约会

有些ooc


德拉科把手指缓缓插到金色的头发里,长出一口气。看着墨绿色的天花板上早早就点缀着的圣诞装饰。

休息室里十分安静,似乎能听见窗外的雪落在树上的声音。一旁略微有些混乱的桌子上,最显眼的是一张字条,潦草地写着一行字:

“一起去霍格莫德?猪头酒吧等你。”

署名 哈利-波特。


风夹着雪花,吹的有点儿急。然而路上的行人依旧满面笑容,吵吵嚷嚷的声音毫不费力地传入每个人的耳朵。毕竟没有人会不爱圣诞节,不是吗?

又一阵风吹过,赫敏不禁紧了紧红色黄色相间的格兰芬多围脖;罗恩跺了跺脚,忍不住喊到:“喂!哈利!别等那个秃头了!我们先进去吧!”


推开门,三个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明明是圣诞节,为什么酒吧里没有一个人?

酒吧的服务生安静地擦着柜台,一遍一遍。三个人站在门口,茫然无措。突然,角落里一声清咳:“来坐?”

这时他们才看见隐藏在黑暗处的马尔福,几乎是一身黑衣,脸色依旧有些苍白,灰色的眼睛平静地看着这三个格兰芬多。

哈利率先走向马尔福,十分自然地坐在他对面。罗恩和赫敏对视一眼,也不情不愿地走了过去。


“这儿怎么没人啊?”哈利一手托腮,看起来十分放松,却是一双眼睛盯着马尔福,生怕有什么意想不到。

“我包场了。”马尔福说着喝了一大口黄油啤酒。

……

……

……

……!真是意想不到!

“你不想说点儿什么吗?”马尔福放下杯子,直视哈利绿色的眼睛。

哈利:“……这……”


罗恩和赫敏看着这两个人相顾无言 对喝黄油啤酒,颇有一种梁山好汉的气势,忍不住随便瞎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

罗恩:“诶!你快看天边那个云长得好像海格!”

赫敏:“……嗯?啊!对对对!咱们出去看看吧!”

话音未落海格推门而入,庞大的身躯挡住了一半的阳光,眉毛胡子上都挂满了雪花。进来看到哈利他们几个在这里,开口笑起来,胡子微微颤抖:“哈?果然能在这里见到你!”。

马尔福脸色瞬间一滞,海格脸色瞬间一变:“小子,你在这儿干嘛?告诉你!别想打哈利的主意!”说着,他蒲扇大小的手掌挥了挥。

马尔福几不可见的翻了个白眼。


有哈利在,德拉科没有把海格撵出去,但是罗恩和赫敏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有海格在,德拉科和哈利突然觉得有些无趣。随便喝了点儿什么就早早离开了。

大街上,所有霍格沃茨的学生似乎都停止了正在做的事,看着一个秃头斯莱特林和一个疤头救世主并肩而行。

哈利早就适应了这种异样的目光,然而德拉科却浑身不适应了,忍不住捅了捅哈利,小声说:“把围巾给我。”

“你干嘛?”哈利一愣

“啧,废话那么多干嘛?”

哈利乖乖地把围巾解下来,德拉科一把接过去三下两下围在了脖子上。


罗恩和赫敏在街上左逛逛右逛逛,受不住这冷风了,就转身钻进一家书店。

“我怎么不记得霍格莫德里有书店了?”

“不记得就对了,这是作者随手瞎ooc的。”

书店里一排排书整整齐齐码在深色书架上,孤零零的店长撑着脸打着呼噜——毕竟会在圣诞假期买教材的人少之又少。可赫敏却惊喜地叫到:“我找了好久的书!竟然这里有卖!”说完,就兴冲冲地凑近拿了出来。

罗恩崩溃地大叫:“拜托!书啊书啊!你怎么总和书过意不去啊!”然而赫敏没听到似的,依旧在书架前慢慢移动着选择自己的目标。

罗恩插着腰在后面气鼓鼓地盯着她的背影。

长长的蓬乱的褐色卷发有点儿长了,随意地披散着倒也十分可爱,(在罗恩视角)明明是小小的个子,处事却又倔强执拗。啧,想保护她又畏惧她好胜坚强的一面,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罗恩老脸一红,恰好赫敏转身:“傻站着干什么呢?抱着!我去结账!”


某秃头斯莱特林本以为围上格兰芬多围巾就没事儿了。然而一路上引来的侧目竟然比刚才更多。

“那个斯莱特林围着格兰芬多围巾诶!”“怎么回事,他俩不是死对头吗?怎么有说有笑的?”“哈?马尔福开始巴结救世主了?”“我看是……”……

德拉科气急败坏,转头看向哈利,他低下头在双手之间哈着气。

德拉科揉揉眼睛,刚才仿佛看见了哈利嘴角的笑容?


他其实很喜欢看救世主露出笑容,像圣诞的雪,轻盈而温馨。但是他也很喜欢看救世主气急败坏,想想吧,几次面对伏地魔都安然无恙的救世主被他气得焦头烂额,多么有成就感!


“很冷吗?”德拉科看着鼻尖有点发红的哈利仍然在向手心哈气,本想不管但还是忍不住发问,话一出口又觉得这样的关心实在肉麻,可惜又不能收回,只好解下围巾还给了哈利。

哈利抬头看了一眼德拉科,灰色的眼睛被雪映亮,少年坚毅的面庞只留给他一个侧颜——傲娇怪真有趣,明明关心的要死非要一副不在意的神情。

哈利又笑了。


罗恩提着书叫苦不迭,赫敏看到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咯吱咯吱笑了起来,只好带他在路边一棵装扮好的圣诞树下休息。

圣诞树上晶莹的装饰一下一下反着光,让场景有了一些浪漫的味道。


德拉科把围巾拉高,扣上帽子,依旧挡不住人们时不时投来的目光,他忍不住低声絮叨着:“……气死我了这帮路人动不动就在一旁说闲话看热闹不嫌事大我真想给一人一个阿瓦达飞过去……”

哈利:“好了好了,其实我也没想到你真的会出来赴约,本来只是开个玩笑的……”

“开玩笑?”德拉科一蹦三尺高,(头发又掉了不少)震惊地看着哈利“枉我……”

“你怎么?”哈利机敏地抬起头盯着他。德拉科瞬间收住了话头,把帽檐更拉低了一点,哈利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他的鼻尖了“……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开这样的玩笑。”


其实,收到字条之后的德拉科想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决定还是要去赴约。然后又研究了半个小时才把头发弄的柔顺蓬松(看起来很多)。随后他匿名调查了女孩子们最喜欢的男朋友衣服款式,费尽心思总结出了一个表格。又觉得不太对劲,推掉了,重新调查了一下男生最喜欢的男朋友衣服款式,没想到被骂是变态,还被几个新生猜出可能只有马尔福能做出这么无聊的调查。

结果这是哈利的一个无心的小玩笑。

德拉科在兜里差点把魔杖掐碎。


罗恩坐在树下揉揉手臂,又想起来前天傍晚的哈利。伏在桌子上也不知道在写什么,写写划划,一会儿又抓抓头发。半天过去了,哈利把笔一扔,长叹一声,把头扎在桌子上:“啊啊啊啊啊我该怎么办?”

“干什么呢你?”临睡前迷迷糊糊的罗恩烦躁地问。

“我想邀请德拉科一起出来过圣诞……”

“什么玩意儿?????”罗恩猛然坐起,睡意全无“你把他约出来干什么玩意儿??”

“啊呀啊呀你别管了!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哈利咬着鼻尖,痛苦地看着罗恩。

“你随便吧!”罗恩“嗵”的一声躺回原处,拉起被子遮住雀斑,闭上眼睛,留哈利继续挠头思考。


赫敏和罗恩并排坐在树下,静静地,不说话。赫敏在手上呼着气,罗恩依旧安静地坐在原地呆呆地目视前方。

“……那个……我手有点儿冷”赫敏呼了半天,偷眼去看了一眼罗恩,随后气急败坏地发现直男罗恩似乎根本没注意她。

“嗯?哦,哦,手冷啊…”说着,罗恩依旧注视着雪地不知道在想什么,却自然地从袖口伸出手握住了赫敏的小手。

温暖厚实的大手紧紧握着瘦小白皙的手,赫敏觉得暖意从指尖一直传到心里。


德拉科和哈利一边慢慢地沿着小路走着,一边小心翼翼地闲谈,他们都想给彼此想留一个好印象又不想太装,只好每一句都字斟句酌,于是谈天的节奏十分之缓慢。尽管如此德拉科还是没注意到脚下的一块儿冰,一脚踩了上去。

只听“嗷”一声,德拉科掌握不了平衡,眼看就要倒下,哈利慌乱去扶……

坐在树下休息的罗恩和赫敏大老远就看见德拉科躺在哈利怀里。

赫敏:“……你能看见吗……”

罗恩:“……我好像真的看见了……”

赫敏:“……在大街上都这样了,刚才在酒吧里不会……”

罗恩:“……好在咱俩刚才出来了……”


德拉科震惊地抬头看着哈利,哈利大脑一片空白也低头看着德拉科。雪一点一点落下来,落在德拉科的睫毛上,灰色的眼睛震惊地注视着哈利。哈利垂下绿色的眼球,忍不住用这一瞬间品了品德拉科的脸,啧,我觉得都不用我描写了,总之哈利恍惚了一瞬间,觉得自己真有福。


赫敏:“你说他俩干啥呢”

罗恩:“对视”

赫敏:“你觉得下一步应该干啥”

罗恩:“接吻”


哈利愣了几秒,突然松手,德拉科措手不及,猛地摔倒在地。

哈利:“你在我怀里躺上瘾了是不是?!腻歪这么半天了怎么我松手你还反应不过来了?!”

德拉科:“什么叫我上瘾了?!你突然松手谁能反应过来啊?!你不要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了就天天的自作多情行不行?!”

哈利:“什么叫我以为我是救世主?!是媒体以为我是救世主好不好?!什么我自作多情?!根本就是你赖着我怀里暖和!”


赫敏:“……要不咱俩去劝劝?”

罗恩:“……算了,一会儿就好了”


“哼!我以后再也不偷偷提醒你魔药的成分了!”

“哼,我以后再也不在魁地奇球场上让着你了!”

“谁要你让着?我本来就比你强好吗?”

“谁要你提醒?我原本就知道!”

说着,两个人竞同时把手伸到兜里,同时掏出魔杖对准对方。


赫敏:“……???怎么好像听见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然而话音未落,罗恩猛然起身,三步并作两步飞奔上前,一手摁住德拉科一手摁住哈利:“好了!两位壮士!这么多人呢!在这儿打多不好!今天可是圣诞节啊!”


德拉科和哈利怒视对方半分钟,期间罗恩拼命摁住两个人。终于,他俩乖乖收好魔杖,罗恩这才松手。


“白瞎我给你准备了礼物!”哈利气呼呼地说。

“我也后悔给你准备了礼物!”德拉科转过身去说。

“好了好了!两位大哥能不能开心一点!”赫敏小小的个子挤到两个人中间,乱蓬蓬的头发只能挡住这两个人的鼻尖。“互相交换礼物吧!”


德拉科抱着哈利给的礼物独自往斯莱特林休息室走去,一路上虽然有点儿气愤却依旧很好奇哈利会准备什么样的礼物给他。几次把手伸向了礼物盒就要打开,德拉科又完了咬嘴唇停下:万一是什么少女心的东西,被街上这么多人看到了多不好。

终于回到了休息室,德拉科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裹,过程中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

哈利的礼物是一瓶生发剂。

德拉科:“……草”





彩蛋:德拉科的礼物是“波特臭大粪”的徽章。




我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文,也是第一次写hp相关,可能写的不好请多见谅。

很期待评论呀


【虹林檎】她俩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虹林檎+少量暮光派 ,女孩子什么的真的太好了。

ooc致歉。

#1

“你在干什么”

糖块屋里,看着云宝一脸坏笑在手机屏幕上戳来戳去的,正在做蛋糕的萍琪忍不住抹了一把脸上的面粉好奇地凑过来看,震惊地发现她竟然和苹果嘉儿竟然在互相疯狂发可爱猫咪表情包——貌似已经100多条了。

云宝玫色的眼睛盯着屏幕,格外专注以至于没发现身后有人窥屏已经许久,头也不抬语气平静地说:“骂仗”

“……????”萍琪震惊当场,手里的巧克力蛋糕摇摇晃晃差点儿掉在地上。

“emmm如果你把沙雕叫做骂仗的话我想我可以理解。”

“什么?你才沙雕!”云宝依旧头也不抬,手指飞速地在屏幕上戳戳戳,含含糊糊应付地说。

萍琪歪着头,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巧克力酱。

-2

“所以她俩究竟是怎么回事?”空旷的图书馆里,暮光一边翻着书一边“刷刷刷”地记着笔记,毫不走心地听完了萍琪上气不接下气的叙述。

“天呐,云宝一直希望自己很酷不是吗?她这样一个酷哥怎么会有那么多猫猫表情包,还是可爱得让人原地爆炸的猫猫,而且现在正是苹果收获的季节对吧,苹果嘉儿没有忙着去收苹果?还陪着云宝斗猫猫表情包,这太奇怪了不是吗?…喂,暮光!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我说,她!们!两!个!很!不!对!劲!”

暮光的笔在声波的作用下掉在地上。

暮光的头发在声波的作用下变成偏分。

暮光的心也随之震颤:“天呐!你是说……这……真的很不对劲!”

-3

不久,小马谷的大家都发现似乎不太对劲。

云宝总是在无条件提供适合苹果树生长的最好气候。

苹果嘉儿在宣布了“苹果汁卖完了”之后又带着rd喝了一桶苹果汁。(好吧是小萍花不小心发现的。)

云宝喜欢在秋天的树林里和苹果嘉儿赛跑时假装摔倒然后故意输掉比赛。

苹果嘉儿在看到云宝摔倒之后当即停下来帮她包扎(并不存在)的伤口,两个人(马)在林荫路上嘘寒问暖打情骂俏的样子导致最终比赛被中止了。

……

这一切都不太对。

-4

美好的夏天,柔柔邀请众人去参加她和动物朋友们的野餐,除了忙着收苹果的苹果嘉儿,几乎大家都爽快地答应了。

“真无聊…”云宝小声嘟囔着。

“去吧去吧去吧去吧!不然你一个人在家里带着多没意思啊!”萍琪扑到云宝面前抓着她的手说。

“哦,好吧。”云宝无奈地说

-5

晴朗的下午,一切都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小蝶和动物们轻声细语地交流着,暮光捧着一本书读的津津有味,萍琪追着远处一个粉色的鲜艳的蝴蝶越追越远。

“我说,果然是真无聊啊…”云宝躺在一片小小的,白得像兔子安吉尔的毛一样的云上,一声接着一声地叹息着。

“拜托!你都说了不下一百遍了!你就不能自己去找点儿乐子吗?”瑞瑞丢下手中的针线,破音地大叫:“去找人比赛吧!这次没人说你爱出风头了!”

“AJ她不在,谁和我比啊…”

“去吧柔柔!见证你实力的时候到了!”萍琪瞬间回到野餐布旁边,推了一把柔柔瘦弱的肩膀。

“我?这……恐怕不行吧……”柔柔浅绿色的眼睛慌张地看着众人,小心翼翼地退缩着。

“啊!无聊无聊真无聊!苹果嘉儿不在都没人陪我打嘴仗了!”云宝翻身把脸埋在云里,崩溃地叫着。

暮光把书一摔,二话不说带着大家瞬移到了甜苹果园。

-6

暮光带着众人杀到苹果园,想委婉地问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萍琪上来直接就问:“黛西是什么味儿的?巧克力?奶油?杏仁还是草莓酱?”

云宝:“啥玩意儿这什么鬼问题萍琪你能不能冷静一下???”

苹果嘉儿一边踢掉树上的苹果一边心不在焉地答:“和魔彩苹果差不多吧,挺甜的……等下你问这个干嘛?”

众人交换了一下脸色,暮光清咳了一声:“不不不,没什么,我们就随便问问”

萍琪又问:“黛西会飞所以你总在仰视她,觉得难过吗?委屈吗?嫉妒吗?”

苹果嘉儿走到下一棵苹果树前答:“这个…没事啊,甩绳子套住她就拉下来了”

柔柔“嘶——”了一声,苹果嘉儿抬头看了她一眼:“我不经常这样做”

萍琪连珠炮一样地又问:“黛西她经常对你恶作剧吗?”

阿杰无奈地答:“是的。总是喜欢给我下雨,后来我威胁她再也不留苹果汁给她,然后就老实了”

瑞瑞终于插上话问:“她有什么让人难以忍受的坏毛病吗?”

黛西冲出来大叫:“当然有!每次比赛我都比她快!我总会赢!”

阿杰无视黛西的话,拉着一车苹果小跑起来,不加思考地答:“晚上睡觉打呼噜,不过还好,可以忍受——等下,我说你们怎么回事,总问她干什么”

-7

暮暮终于受够了绕圈子,斩钉截铁地问:“所以你们究竟是谁先表白的?”

阿杰愣住了,一个急刹车,满车的苹果都一阵抖动:“……????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黛西趴在一车苹果顶端心不在焉地听着,听到这里也猛地张开翅膀炸起来风一般向远飞去,留下一条彩虹的痕迹。

阿杰疑惑地看着大家:“等下等下,说明白一点,为什么你们都要问我和黛西有关的问题”

“呃……”“没事啊”“随便问问”“就是好奇”“是凑巧啦”

-8

然而可能她们问的太委婉了。

所以什么也没问出来。

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们不太对劲。谁知道呢。

总之,她们和其他情侣没什么两样。

完事儿了。

谢谢能看到这里

中考马上出成绩了我好紧张。

期待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