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妖

请展开



文笔渣渣沙雕小写手,偶尔会画画,偶尔会写字,偶尔会刻章,偶尔会搞手帐,
漫威坑 哈利波特坑
啥cp都吃,杂食动物
“猪妖大小姐的废纸篓”是我的tag,有时间就逛逛,谢谢

【恋与漫威】假酒害人

写文纯属自娱自乐,所以OOC抱歉
有的沙雕有的虐有的甜
内含队长 恶作剧之神 史传奇

史蒂乎x你
一天傍晚你回到家,刚一开门就闻到了浓浓的酒气,仔细一瞧发现某百岁老人正盘腿坐在地板上憨厚地看着你笑。
你惊讶地走向他“你喝了酒?喝了多少?”
队长掰着手指头,亮晶晶地眼睛紧盯手指:“一瓶,两瓶,五瓶,七瓶,十瓶!就十瓶啤酒,一点儿也不多!”
“你……这是喝醉了?”
“放你娘的屁,我美国队长怎么能这么容易就喝醉了!”
“……”
震惊!美国队长说脏话了!
肯定是喝多了!
“好了好了快起来,地上脏。”你无奈地扶额并试图把他拽起来,用尽了吃屎的劲,呸,吃奶的劲,史蒂乎仍然呆傻地坐在原地没动,看来他这一身结结实实的肌肉还真不是白练的。
那好吧,你也崩溃地坐在地板上,听着醉酒的队长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念叨,和你一百多岁的太奶奶真像。
“丫头,正常来说我应该和你爷爷差不多岁数吧?”
“嗯”
“那你说,咱俩这算不算爷孙恋?”
“嗯”
“丫头,说实话,你是我活了这么多年见过的最棒的女孩”
“嗯,谢谢”
“丫头,你不知道,我可真心喜欢你啊,就喜欢到……上厕所都在想着你的那种,每时每刻都想着你,想把手里最好的一切都给你的那种,丫头,你能听明白吗”
“嗯,
我也喜欢你”

洛基x你
你回到家,淡淡的红酒味道钻进你的鼻孔,你惊讶地发现他坐在餐桌前,眼睛空洞无神地凝视着前方,一双长腿腿随意地交叠,修长苍白的手慢慢转动着高脚杯,里面血色的液体随之缓缓流淌:“蝼蚁,我命令你和我喝一杯”
你顺从地在对面,抬手倒了一杯葡萄汁假装红酒,也装模作样地抿了一口,酸涩的口感顺着喉咙滑到胃里。
“蝼蚁,我想听一句实话,
     索尔和我,如果要你必须选一个,是谁”
“你,我唯一的神”
酒精的作用下,他那张一年四季都阴冷看不出表情的脸稍微泛着红:“选索尔吧,蝼蚁,他是阿斯嘉德未来的王,他将有无上的权利,有至高的荣誉”
“至于我,和我在一起你不会得到幸福的,蝼蚁,离开我吧,你会失望的”
“我没有名正言顺的出身,我没有未来的王伟继承权,我甚至没有得到过父母的期待与信任,哪怕一秒也没有,蝼蚁,放弃我吧,你会失望的”
你安静地听着他的酒话,心里痛如刀绞。
他得到的爱太少了,少到他不停地怀疑自己是否可能拥有爱。
你温柔地把手覆在他始终冰冷的手背上
“别胡说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从今天开始,由我来认真爱你,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奇异博士x你(沙雕预警)
平时高冷禁欲的奇异博士为什么喝过酒之后突然变得这么沙雕,
先是傻呵呵地看着你笑,笑的你脊背发凉,然后突然画了一个歪歪斜斜的火圈,一把把你搡进去,待你茫然地问:“这是哪儿啊?”再像小孩子一样得意地叉腰说:“这里是土耳其”
“到这儿来干什么?”你茫然地问
“不喜欢?”奇异博士眉毛一挑,你觉得略有蹊跷,果然,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扯进了下一个火圈
“这又是哪儿?”你依旧茫然地问
“日本东京”
然而你还没来得及好好观察一下周围环境就又进去了下一个火圈
看着面前的巨大铁塔,你想,这里应该就是法国巴黎
等下,这三个地方连在一起,怎么好像哪里怪怪的
在你身后,马脸法师的魔性歌声突然响起:“我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东京和巴黎~”
……
你想打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开心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期待评论,谢谢了

【小蜘蛛X你】当你剪了男式短发

写文纯属自娱自乐,所以OOC抱歉

鬼知道为什么初中三年你怎么突然像雨后春笋长高了这么多,眼看着就像电线杆子一样茁壮了。可是说实话每次看着别的女孩子软萌软萌地跺脚撒娇,说够不到高处的东西,就有男孩子屁颠屁颠地来帮忙。你心里很酸啊,你也很想被宠啊喂,可是185cm的你真的什么东西都能轻松够到啊!不活了!

所以你一气之下就剪了男式短发,反正也萌不起来了,你就特意剪了很短很帅的那种。

第二天到学校,出乎意外的引发了女孩子们的疯狂与尖叫。

你真的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崩溃。

某天你和小蜘蛛一起出门逛街,一向粗糙大条的你随便从衣柜里抽了一条黑色牛仔裤,一件灰色帽衫,又扯出来一件深色长风衣披在身上就出门了。

临出门之前还把头发随手抓了几下,还不错吧,凌乱美。

走在大街上,频频有大姑娘定定地向这里回眸,你甚至都担心她们脖子骨折,而且大姑娘们不仅回头,还脸红,还捂嘴笑,成了芳心纵火犯的罪魁祸首的你无可奈何地向旁边问道:“你说,她们是在看你还是在看我?”

半天没有回应,你转身一瞧,大白天的见鬼,这小子为什么也在盯着你看,似乎也有点儿脸红,没捂嘴但也在傻笑。

你气急败坏地搡了他一把:“喂,对哥有意思?”

突然你觉得如果变成男生和他当兄弟也挺好玩的:“面前这么多妞盯着你看,你相中了哪个,哥给你物色物色?”

他还盯着你的侧颜,呆呆的小声说着什么,你第一次还没听清,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
“我……相中了你这一个”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期待评论
(写这篇的原因是,鬼知道我为什么就剪了男式短发,还贼丑)

【冬兵x你】“女朋友疯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喂,是史蒂芬·斯特兰奇医生吗?”
“是的,怎么了”
“那啥……我女朋友疯了,你能帮我看看吗?”
“抱歉,我是外科医生”

某天傍晚,你快乐地趴在沙发上下晃动着小脚丫看书,他拿着手巾搓了搓长到了肩头的还在滴水的棕色头发,抬起亮晶晶的眸子饶有兴趣地问:“你在看什么?”

你头也不抬地说:“古诗赏析”

他把手巾搭在肩上,坐在你身边,温厚的手掌抚摸着你的后背:“是什么诗让我的小姑娘这么入迷?”

你依旧专注于手中的书,抑(怪)扬(声)顿(怪)挫(调)地读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他茫然地看着你,似乎并没有明白其中的意思。毕竟中国汉字博大精深。

于是你皱皱眉头,随口瞎翻译道:
“Wind blow blow~Water cold cold~
Strong man go go~Come back no no~”

通俗易懂,十分押韵,你很满意,

冬日战士一脸黑线。

一个夏天的下午,风似乎都热得凝固在空中,不巧,夕阳正好直照着屋里,晒的屋子热的像蒸笼一样,你热的几乎融化在凉席上了,突然又起身问道:“喂,我抱着你能不能降温”

百岁老人坐在原地偏着头看着你,很有耐心地向你解释着:“不行哦,抱在一起会更热。”

你:“可是你是‘冬日’战士啊,为什么不能降温呢”

某百岁老人:“嗯,,我是冬天出生的,我并不是雪人,,”

你安静了一会儿,又不罢休地继续问道:“天这么热,你出这么多汗,金属的胳膊会上锈吗?”

某百岁老人老老实实地嘟着嘴:“我不知道。”

你:“万一你上锈了怎么办呢?买润滑油?”

某百岁老人睁着无辜单纯的大眼睛:“我不知道。”

天,我女朋友被热成《十万个为什么》了吧,

他已经濒临被逼疯的边缘了。

清晨,你刚起床,第一件事竟然是冲到他面前叉着腰问:“你有多爱史蒂乎?”

他虽然已经习惯了你时不时发疯,但还是茫然地揉揉眼睛,活动活动筋骨,把头发别到耳后,温柔的看着你:“怎么想到问这个?”

你撒起了娇:“哎呀哎呀,别管啦,说一下嘛,你到底有多爱史蒂乎?”

“还好啊。”他认真想了一下,磁性的声线离你很近,好像在讲一个久远的故事,慢慢地说着:“我俩命运相似,外加我们一起从小玩儿到大,也就混的挺熟吧。”

“送命题,千万不要说你和其他人(无论男女)的感情过往并露出沉醉向往的表情!”托尼的警告似乎还回响在耳边,堂堂冬日战士此时紧张地观察着你的神情。

没想到你非常失望:“啊,不相信爱情了,我以为你能说出什么浪漫的话,或者能讲一些轰轰烈烈的往事呢!”

???

这什么情况???

21世纪的小姑娘都有这个爱好???

百岁老人觉得大脑不够用了,有点儿头痛地揉揉太阳穴,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光脚踩在地板上跑着去拿手机和闺蜜分享这个令人失望的消息。

哪天去带她看看精神科吧,

或者也一起来洗个脑?



什么沙雕东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像有点儿OOC
看都看完了,随手就来个小红心呗,
期待评论

【洛基x你】不就是沙雕吗谁怕谁啊

OOC预警
女主乡土粗犷大妈风格

傍晚时分你回到家,刚打开门,把鞋子随便甩到一边就看见沙发上的洛基穿着他的老妖婆套装表情阴郁地盯着你。
你被盯得浑身不痛快,于是大脑迅速回忆了一下今天有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儿。
嗯,貌似没有。
可他一见你回来,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大步走到你面前,脸色依旧阴郁,居高临下地看着你,伸出攥着小刀的手,明恍恍的刀尖在你鼻子前面晃来晃去
“说!我帅不帅!不说就捅了你!”
你:“……”
就在你俩原地对峙,非常尴尬,你不愿回答,他不肯罢休之时,趁他不备,你掐住他纤细冰凉的手腕向左一掰,他疼的龇牙咧嘴,你大踏步飞奔到厨房抽了一把菜刀,然后又飞奔回来大跳到沙发上扎了一个马步。
动作流畅,我给10分。
你提着西瓜刀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我俊不俊!不说就砍了你”
某邪神:“……不俊”
你左手拿刀用右手使劲打了他一把:“你瞎吗?我怎么可能不俊?”
洛基:“你不俊,你沙雕”
你继续用右手打他:“还说我沙雕呢,你要不犯中二我能陪你玩儿这么一出吗?”
洛基:“……我后悔了,对不起,你把刀放下”
你:“你不说我就不放下!”
洛基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大哥我错了,我求你把刀放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能有后续
什么沙雕东西
坐等评论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洛基x你】(我以为很甜)一起去游乐场吧

其实并不很甜
OOC属于我

一大早你高高兴兴地起来,蹦跳着来到镜子前把头发抓一抓就要出门,
你们说好的,今天要一起去游乐场!
你甚至都要推开门冲出去了,被人在后面一把拉到怀里
“我的小姑娘,出门一定要漂漂亮亮的才可以”
没出息的你被“我的小姑娘”这个称呼叫的老脸一红,他趁机把你说说劝劝拉回房间,认认真真地把你从头到脚打扮一番,似乎在打量自己的一件精美艺术品。
“嗯,这才配得上我嘛”他满意地说。

临出门前,你打开手机软件准备叫一个网约车,他却一把把手机抢下来,你以为他又耍小孩子脾气,跳起来去够,他一伸手,小个子的你就怎么也够不到了。
他看着你跳起来也够不到手机的可爱样子直笑。
“干什么啊你?”你恼羞成怒叉腰问到
“网约车不安全你不知道吗”他冲你晃晃手机,狡黠地笑着。
“拜托,你一个大男人跟着我,怎么还担心我的安全,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嘟起嘴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可我就是不想让你坐在别人的车上”他看起来比你还委屈,也嘟起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你的旁边。
“好好好,什么都听你的”你乖乖认输妥协。

艳阳天,你们两个决定去坐公交车,空气暖融融的,有一股草莓味道。
公交车上小个子的你抓不到上面的横杆,人多又不知道抓在哪里,就在公交车里来来回回地踉跄。
一个急转弯,你差点儿飞出去。洛基看到这一景象笑的浑身发抖。
(作者喊话:再笑你家小姑娘就要飞出去了好嘛)
他终于笑够了,在后面把手伸进你的大衣口袋,轻轻地把头放在你的肩头。
邻座的大妈“啧啧啧”地翻白眼,你也有点儿脸红。
你听到耳朵里的声音伴随着一点喘息声“我的小丫头,怎么就想不到,抱住我就能站住了”

于是你们在这个暧昧的姿势中坐过站了。
下车之后,你们决定走一站的路程去游乐场。
上午的阳光正好,云也懒洋洋的,空气里似乎满是粉红色的泡泡。你开心地哼着歌走在路上,一扭头发现男朋友丢了。
天,光天化日丢人了。
你猛回头一看,他竟然是在后面买棉花糖。粉色的巨大棉花糖像落下来的云朵。付了钱,他笑眯眯地冲你一笑。
你向他飞快跑去,张开双臂扑到他怀里,张开嘴:“我要吃糖!”
你在脸上等到一个甜甜的吻。

终于走到了游乐场,排队买票。终于排到了你们,你已经掏出钱了,他却伸手拦住你,对卖票大妈说:“我家这位还是小朋友,可不可以买半票啊?”
卖票大妈一脸的不耐烦,抬嘴就要骂人,没想到对上一对儿桃花式的眼睛,楞在了原地:“我们……这里有规定……不可以……”
“啊抱歉啦”你笑笑说“买两张全票,没事的”

你拉着他去坐旋转木马,他本来要让你一个人坐的,被你生拉硬拽扯了进去。
旋转木马自带的轻柔音乐,暖融融的阳光,带着花香的风,帅气的男友,啊,太幸福了。
你看着前面时高时低的他的侧颜,恍惚中觉得像童话中的王子一样优雅帅气。
下来之后,你扯着他的手甜甜的说:“你刚刚好像王子呢!”
他用修长的手指在你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我本来就是阿斯嘉德的王子啊,而且,是你看起来更像公主”

摩天轮里,恐高的你有点儿后悔。
他察觉出你的恐惧,伸手悄悄地放在你的手背上,他的手一如既往地凉,但让你很安心。
你安静地俯瞰着整个城市,忍不住赞叹道:“真是一座幸福的城市”
他两条腿交叠在一起,随意地靠在座椅上:“切,我看,没人会比我们更幸福”
正巧不知哪个孩子的气球脱了手,飘飘摇摇地飞到你眼前,亮晶晶的粉色反射着阳光,你嘴上说着:“瞧你的得意样子吧!”心里也甜滋滋的

谢谢你看到这里
我觉得好像也没有很甜
期待评论

给自己搞了一个人物设定,是个坏蛋

小巷里穿出了浓浓血腥气味,阿央从垃圾堆里慢慢爬出来。很不幸,年纪尚小的她刚刚目睹了一场战争。
尽管她已经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还是不小心发出了声响。路灯的阴影下,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呦,还有个活的?”
阿央映着月光看到她胸前的金属吊坠闪着光,是一个古怪的三角形,里面套了一个圆,圆里还有一条横线。
阿央知道那是一个民间杀手组织的代表符号,于是急中生智,噗通一下跪下大喊了一声:“漂亮姐姐你别杀我!我是来拜您为师的!”
阿央就这样跟了沈静安。

沈静安是城里一个叱咤风云的反派。
阿央偷偷地跟过她出门,看到她行为优雅举止得体侃侃而谈,在酒会中处于人群的焦点,周围的人都被她迷的神魂颠倒,阿央羡慕的都呆了。
下一秒的她,杀人不眨眼不留痕迹,而且她似乎还有一种快感。
师父真的是一个捉摸不透的人。

听说沈静安年轻的时候有男朋友,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可惜有一天那男人见证了沈静安在人背后的恶毒手段,泼辣绝情,令人毛骨悚然,他害怕了,问:“如果我是你的阻碍,你也会用同样的手段对付我吗?”
沈静安静静地擦着手里血迹斑斑的刀刃,反射的光直恍他的眼:“说不准吧,也许”
明眼人都能看出她眼底的温柔与不舍。
但自那之后沈静安没再见过那男人,她一个人活到现在。
多年之后她还是会长叹一口气,不只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向别人解释:“他呀,一个懦夫,不值得”

阿央有一天斗胆也问了一句:“师傅,如果我成了你的阻碍,你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我?”
沈静安把头发别在耳后温柔地说:“拿你煲汤”,阿央听着不寒而栗。
人命在她口中像刚遇见的一件趣事,说出来竟毫无愧疚。
可是心细的阿央还是看出了她的宠溺。
师父真是一个捉摸不透的人。

【洛基X你】替托尼带孩子


“震惊!托尼·斯塔克因过多食用甜甜圈导致臀部肥胖……”
话音未落,电视就被托尼一气之下砸了。
小辣椒处变不惊地善意提醒:“说真的你的确该减肥了”
于是两个人决定花半个月时间出去旅游,就把孩子丢给你了。

冬天里你抱着孩子像金条一样裹了又裹抱回了家。
“好沉啊”你空出一只手甩了甩胳膊,洛基瞥了你一眼:“要不然我来帮你?”
“算了吧,”霜巨人体质,会把小孩子冻感冒的
你看着小铁红扑扑的脸,一头母亲同款的金色头发,一双继承了父亲的大大的焦糖色眼睛,突然觉得很满足。
下一秒小铁看到了洛基一张不爽的脸就哭闹了起来。
洛基:“啊,果然小孩子最讨厌了。”

“我觉得应该给他一个称呼”你插着腰煞有介事地看着吃脚丫的小铁说
洛基:“坨子”
你:“这什么鬼名字啊太难听了!”
洛基:“铁蛋”
你:“……好好好”
然后你试探地叫了一声:“铁蛋?”,没想到铁蛋突然看着你咯吱咯吱笑了起来,好像大把阳光洒进来的明媚笑容感染了你。看来对铁蛋这个称呼很满意嘛!

“来吧铁蛋!姐姐给你吃橘子!”你开心地往铁蛋嘴里塞了一瓣橘子。
铁蛋好奇地睁着大大的眼睛,迫不及待地一口把橘子吃掉,然后露出了痛苦的表情,随后大哭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你不知所措,自己也尝了一口橘子。
你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这确定不是柠檬吗酸死了。
洛基扶额:“究竟是你要照顾铁蛋,还是我要照顾你俩。”

铁蛋哭号不止,你又急又烦,正想向洛基问问有没有安抚他的方法,一抬头却被什么东西恍了眼睛。
定睛一瞧,看见洛基手里拿着一把小刀被他扔着玩,刚刚正是刀刃反光。
你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某位邪神怕不是不耐烦了,要捅铁蛋吧?
你默默伸手抱住了正在抠脚的铁蛋,不动声色地紧张地看着他手里的小刀。
果然,他突然起身向这里大步走来,你二话不说飞速起身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闭眼大喊道:“不能捅铁蛋啊大哥!有什么事就冲我来吧!”
洛基:“我去切一盘水果,你要干什么……”

铁蛋吃了洛基切的苹果之后奇迹般停止了哭号,
他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眯起了眼睛,你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很快他就睡着了
肉乎乎的脸,嘟起来的嘴唇,天呐!太可爱了!
你脸上带着蜜汁姨母笑盯着他的睡颜,他突然翻身,嘟嘟哝哝说着什么。
“妈…妈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幸福啊
洛基不爽:“我吃醋了!”
你:“怎么着你也要叫我妈妈?”

懒得想了,未完待续
期待评论,谢谢大家

闺蜜在发光(2)

小蜘蛛x你
我觉得还挺甜的吧

严冬三九天,不知为何他经常鬼鬼祟祟地出门,你问他去哪儿,他还含含糊糊不告诉你,
终于有一天,他被你严刑拷打问出了原因:原来是他在偷偷地补习汉语。
你不禁想到他从外面每次回来冻的脸颊红扑扑的,手指不可屈伸,睫毛还挂了一层霜,竟然只是为了学汉语。
你心疼又好笑。

有一天闺蜜约你出门喝咖啡。由于温度低得惊人,你特意找出了最厚的一件大衣,穿在身上虽然很像麻袋,不太美观,但是暖洋洋的。
奇怪,太阳好像也格外的大,你心情轻松,哼着歌推开咖啡厅的门。角落里闺蜜冲你挥手。
你俩友谊差不多10年了吧,你想。十年,你不仅没学会一点儿闺蜜的优雅、有教养,反而更加风风火火马马虎虎。
尽管你和闺蜜陪伴了彼此十年,你们仍然是性格完全不同的人。

两个人快乐地闲谈起来,从明星八卦说到婚姻大事,闺蜜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啊,怕是这辈子只能自己过了”
你尴尬地陪着笑不知怎么安慰,她也冲你笑笑,主动替你找了台阶:“没事,你可以陪我嘛”
正说着,门口挂着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了,一股冷疯吹来,你们二人不禁缩了缩脖子。你有点儿恼怒地抬头向门口一看,下一秒惊讶地叫出了声
“你怎么在这儿?”
Peter摘下外套帽子,甩了甩小卷毛,冲你一笑,亮晶晶的眼睛一眼能望到底:“我下课了,就来找你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你费力想了一下,似乎并没有告诉他你在这里。
“你手机有定位啊”小蜘蛛无辜地看着你
闺蜜在一旁偷笑

他自然地在你对面坐下,你突然有一种最好的朋友就在身边,最爱的人就在对面的幸福感。

“按照汉语来说,Lucy在这里应该算是点灯泡?”
“是电不是点!”你认真地纠正他的发音,
一旁闺蜜一脸黑线还硬是扯出一抹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
你后知后觉地补充纠正:“这个词用在她身上不恰当!”
你看着闺蜜哭笑不得的表情,很认真的说:“她应该是我生命中的星星,有时候会被我不小心忘记,可是她一直在,照耀着我黑暗的路”
他和她认真地听完了你的一番话,
闺蜜冲你感激地笑笑:“真难为你了,能把我说的这么好。”,
Peter不好意思地有点儿脸红,接着,声音中难掩失落地问:“你说她是你生命中的星星,那我是什么”
“你?”你低头自顾自地搅拌着咖啡“你是我的整个生命。”


闺蜜:“快带着你的男朋友滚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点儿也不甜反而格外好笑怎么回事

【洛基×你】“红烧蛇肉”

是不是看到标题你们都害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阴雨天,你疲惫地把湿漉漉的鞋子甩到地板角落里,推门进屋,
今天一整天都很糟糕,似乎短短一天你经历了人生可能的所有不幸。
身心俱疲的你晃晃荡荡把自己摔在沙发上,突然听到“嘎~”一声惨叫。
你吓了一跳,踉跄着从沙发上爬起来惊恐地看着沙发。
我的天呐沙发成精了???
说好的建国之后不让成精的呢???
你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一番沙发,慢慢摸索
然而你在沙发夹层里伸手摸出一只尖叫鸡……
……
用脚趾也能猜到是某个恶作剧之神的无聊把戏
……
“你神经病啊在沙发里放尖叫鸡!”
周遭安静无比,空荡荡,没有回应,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

说实话要是平时你可以和他纠缠一整天,可惜今天是糟糕的雨天,你没心思也没力气纠缠了,再次重重地把自己摔在沙发上。
“嘎~”又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
你第二次狼狈地从沙发上滚落到地板上。
你崩溃地爬起,一甩头发,再次伸手在沙发夹层里掏出一只
尖!叫!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仿佛尖叫鸭烫手一样,你完全没想到同样的把戏会再次上演,你发出了土拨鼠般的尖叫。

你第三次,长了记性,你小心翼翼地躺在沙发上。
终于不再有奇怪的叫声了,你松了一口气,慢慢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慢慢转身伸脚去够毯子。
咦??你突然发现原来沙发上静静潜伏着一条青色的蛇。细细的,青色的鳞片在灰暗的雨天中反着光。
然而你貌似已经习惯了家里冒出来奇奇怪怪的东西,所以完全没有把它放在眼里,继续伸长了腿去够毯子,
就差一点儿了就够到了!腿到用时方恨短啊啊啊!
你沉浸在一种蜜汁的快乐与刺激中,突然,手背像被针扎了一下一样刺痛,低头发现刚刚那条蛇静静地缠在你的手臂上盯着你,吐着舌头。
虽然被咬了,但恍惚中这小东西好像还真有点儿可爱。

可爱个屁吧!敢咬老娘!
说时迟那时快,你抬手一把抓住蛇的七寸,翻身下地,大步流星奔向厨房。把它重重往案板上一摁,特别大声地叫着:“洛基!你看老娘亲手给你下厨做一个红烧蛇肉!”
话音未落,手里挣扎的蛇迅速消失,洛基小朋友光着脚瑟缩在厨房角落里,抬起大大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你。
你:“……你可真无聊”

昏黄的灯光笼罩在厨房里,外面的雨仍然淅淅沥沥地下着。
你无奈地面对着“到手的烧蛇现原形了”的悲伤事实,背靠着墙,然后慢慢地滑落,直到跌坐在地上。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厨房冰凉的瓷砖上,听着外面沉静的雨声。
你盯着他那双无辜的眼睛突然开始流泪。
好累啊今天,早上到了公司莫名其秒的被老板训斥了一通。
然后很奇怪的就被开除了,迎着所有人嘲讽同情的目光离开。
一切都太突然了啊,明明在拼命努力。
你静静地听着雨声流泪,
雨天,太糟糕了。

“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开心一点。”对面的洛基手足无措地道歉,锁骨还有一点儿被你刚刚用力掐七寸留下的红色痕迹,你看着他愧疚地把脸慢慢埋在膝盖之间,
明明是你更委屈,反而他像受害者。
你抬手抹干眼泪,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我没事,睡一觉应该就好了。”
“瓷砖太凉了,都起来吧”
你赤脚踩着深色的木质地板走回到客厅,慢慢地躺在沙发上,(用手)扯过毯子盖在身上,
睡一觉吧,一切都会好的。

你做了一个深呼吸
你缓缓闭上眼,
你感觉到有人悄悄走到你身边,给你把毯子掖好,轻轻抚摸着你的头发。
你感觉有人轻声的对你说抱歉。
你感觉有人轻轻地吻了你的额头,留下了一片稍微的湿润。
你听着雨声睡着了。

再醒来以为你已经睡了一个世纪,没想到才半小时。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花花草草都清亮亮地泛着光。
睡一觉起来果然一身轻松,什么都好了似的。
你揉揉眼睛,有点儿茫然地看着厨房的方向:昏黄温暖的灯光下,男人忙忙碌碌的身影格外显眼,细看手法多少有些笨拙,但也能看出努力。
你顿时清醒,瞪大了双眼,高声道:“你在煮饭?!”
“对啊!”,水汽中你看到他冲你狡黠地一笑
“做的什么?”你好奇地问,怕别是什么阿斯嘉德独特吃法
“红烧蛇肉。”厨房里的声音淡淡地说



谢谢把它看完!
我有尽力把它写的甜一点儿,可惜只剩沙雕了
可以没有小红心、小蓝手,但是很期待有评论,谢谢了!